网易首页 > 网易天津 > 正文

津城首家24小时书店运营 记者探寻午夜经营业态

2017-07-13 10:06:52 来源: 每日新报
0
分享到:
T + -

津城首家24小时书店运营 记者探寻午夜经营业态

读者在24小时书店看书

津城首家24小时书店运营 记者探寻午夜经营业态

新华书店

独家深读

夜来书香

“某书店开启24小时经营模式。两年来,当大部分顾客离去,有一些人却走进书店。……”今年山东省高考语文的这道作文题,让24小时书店一时间再次成为热议话题。

6月20日,本市南开区荣业大街上的新华书店“进阶”成为津城首家24小时书店正式运营,一时间引发关注。20多天过去,这家24小时书店运行情况如何?新报记者子夜走访,了解书店深夜经营状态,回溯津城书店“越夜”探索细节。

现状 子夜读者寥寥 清晨也有来者

夜晚十点过后,荣业大街周边商场、沿街店铺陆续结束一天的营业,城市似乎在慢慢睡去……坐落在此的新华书店却依然灯火通明。因为好奇被吸引进来的学生从一楼跑到二楼转了一圈又下来,待了许久的几位阿姨依依不舍地离开……离凌晨不到两小时,只剩一楼零星散坐的两三人,各自安静读书。20多天的时间,这基本是书店内夜间营运的常态。店员介绍,通常晚上六七点的时候书店里客人较多——附近居民带着孩子过来,下了班的上班族路过进来转转,包括一些慕名而来的年轻人……

荣业大街上的这家新华书店面积不算大,一些热门书摆放在进门迎面的位置,书法、古籍、小说、励志、经济等类别占据一楼书架,二楼主要是一些养生保健、教材教辅类书籍。书店经理刘登忠表示,比起畅销书、文艺类书籍,这几类图书相对更有市场。

出于为读者提供舒适阅读体验的考量,新华书店二楼互动区特意摆放了一些沙发、木椅、茶几,也准备了一些饮品、小吃,“这部分消费的还是少。”据店员不完全统计,晚间书店营业额平均能达到七八百,不过总体来说,晚上“看”书的人似乎多过买书的人。

“虽然还没形成一个大气候,但深夜读书的人还是有。”店员还记得,不久前有个小姑娘一晚上几乎抄了半本《犹太人的故事》,“最后倒是买了本《纸牌屋》走……”既然是24小时书店,是不是真有读者一整晚都在店里?“有啊,我夜班的时候就遇见过,跟着我上班跟着我下班,一晚上,读会儿书睡一下,再读会再睡下……”

事实上,对于24小时书店的概念,老年人和年轻人理解和呈现出的情况往往有所差异。刘登忠解释,成为24小时营业书店之后,很有意思的是,每天清晨四五点不时会有老年人进来看看书,转一转,甚至会有这个时间来买书的上岁数客人,“老年人起得早,遛个早或者买个菜顺便路过好奇就被吸引进来了。”

煤水电气、人力物力,24小时书店的运营成本不容小觑,“单纯依靠书支撑起这个业态还是挺难的。”刘登忠坦言,24小时书店经营真正尝试下来,发现的确尚有不足,也有很多地方需要改进——调整书的品位、保持缺书登记的老传统……“之所以保留二楼的一块空地,也是有计划想搞一些活动,比如读书沙龙、读书会,或者养生、诗歌、鉴宝等等专项的阅读分享会。”

试水 “守夜”五个月 不堪成本压力

荣业大街新华书店以24小时书店的新形象“面世”,距离天津之前唯一一家24小时书店关掉“越夜”功能已经有8个月时间了——本市独立书店“蚂蚁与海洋”坚持了五个月的时间。这五个月几乎是津城书店通往24小时运营的唯一一段尝试。

“蚂蚁与海洋”店主李岛岛用“打脸”来评价此前的尝试,在书店去年开业伊始,作为本市首家提供24小时阅读服务的书店,为“蚂蚁与海洋”钉上了关于“先锋”“实验”“独具一格”的标签,虽然关闭越夜功能并不能抹杀读者对书店的热爱。但李岛岛也坦言,很大程度上辜负了读者的期望。在开业之初,他的做法几乎受到本地所有媒体的报道和肯定。某家媒体刚刚在去年11月25日报道了该书店的越夜阅读,而四天之后,李岛岛带着书重回诚基大厦开店,书店也重新启用“正常班”模式。

“夜间总共来阅读的读者大概不到50人,其中一些是朋友。”李岛岛介绍说,开业的前几日几乎是“门庭若市”,十分热闹。两个女读者特地从唐山赶来,参加阅读活动。“午夜”与“书香”,让很多人感到新鲜而且期待。午夜之后,人们逐渐回归平静,到了后半夜几乎“楼上楼下睡倒一片”。而后,夜间的读者日渐稀少,而电费和人力成本却居高不下,对于一个小成本运营的独立书店来说,“精神”和“经济”的负担都是显而易见。

衍生服务上,“蚂蚁与海洋”也很难让读者满意,擅长为读者荐书的李岛岛对“料理”并不在行。他还记得为两个夜间读者做了两碗面,象征性地收9元钱,而惨不忍睹的卖相让他又忍不住送出两杯“大可乐”。

越夜阅读对于大多数读者来说都是常有的经历,而地点却并非一定在书店。李岛岛认为:“我也常会在家里看一夜书,但到书店里过夜只在一次旅行中有过。”经营成本的高企与经营模式的固定,让小成本的书店很难破局。“蚂蚁与海洋”依旧希望在未来能够重开24小时模式,但是在“资金”“精力”都允许的情况下。

全国24小时书店经营状态

三年发展历程 有欢喜有忧愁

从全国范围来看,2014年对24小时书店是个重要的时间节点,此后三年,24小时书店经历了从风光无限到优胜劣汰的发展历程。

最早全国闻名的24小时书店被公认为北京三联韬奋书店。《中国独立书店漫游指南》作者雅倩介绍,2014年4月,三联韬奋书店成为北京第一家24小时书店,“深夜书房”开始受到更为广泛关注。

“北京三联”火爆后不到一年的时间里,24小时书店作为各地的文化符号纷纷落地开花,除了新开业书店,不少书店增加了“越夜阅读”功能。这种新鲜的尝试在各地开始时几乎都受到读者追捧。

但经营活动的有限,读者的稀少,让这看似“简单”的模式已经在业内引起反思。在“情怀”面前,现实可能更残酷。

今年高考以“24小时书店”为题的山东省的“睿丁岛书店”其实在高考前已停业两个月,店主徐长东也透露,未来或许会采取预约24小时的模式。而西安的万邦书城则仅仅坚持了半年就取消了24小时的经营模式。

书店模式创新 夜读夜宿融合

在24小时书店经营过程中,除了“资本”“品牌”“决心”等条件,各地书店也探索出一些经验。雅倩以杭州悦览树书店为案例:“这家书店采取的模式是书店加咖啡馆。在新华书店旁开设独立运营的咖啡馆,咖啡馆的书由书店提供,每天新华书店闭店后,咖啡馆作为阅读空间继续开放。”在保证专业独立运营之余,“越夜”的环境也足够舒适。更重要的是,这家书店开设在当地火车站附近。不少读者都是过往的旅客,24小时书店成为他们过夜的场所。

在经营中,夜读与夜宿的分水岭也逐渐模糊。一些书店已经有了夜宿功能。4月,小猪短租的2.0计划宣布,继去年和单向街等全国十家书店联手打造的“城市之光”书店住宿计划发布后,又有十几家书店加入计划。在书店里,不仅可以夜读,也可以住宿,扬州的边城书局店长王军表示,“去年通过短租获得的收入占书店房租的30%左右,能减轻一些运营压力。”重庆的南之山书房负责人车韵介绍,夜宿的收入目前可占南之山营收四成左右。

这些经验能否被成功复制、能否具备长久效力……关于24小时书店的探索仍在持续。

新报记者 吴非 回振岩 摄影 王健

田爽 本文来源:每日新报 责任编辑:田爽_TJ02
分享到:
跟贴0
参与0
发贴
为您推荐
  • 推荐
  • 娱乐
  • 体育
  • 财经
  • 时尚
  • 科技
  • 军事
  • 汽车
+ 加载更多新闻
×

比利时王妃是广东妹子:精通法语 曾是惠州一中女

热点新闻

猜你喜欢

阅读下一篇

返回网易首页返回网易天津
用微信扫描二维码
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
x