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易首页 > 网易天津 > 正文

热播网剧《河神》里的天津风物记忆

2017-08-05 13:17:03 来源: 每日新报
0
分享到:
T + -

热播网剧《河神》里的天津风物记忆

热播网剧《河神》里的天津风物记忆

热播网剧《河神》里的天津风物记忆

热播网剧《河神》里的天津风物记忆

热播网剧《河神》里的天津风物记忆

由天下霸唱的小说改编的网剧《河神》已成为热追剧。但不少拥趸也提出了自己的一些问题:为何捞尸队的衣服上绣的是“五河”;天津民间似乎只知道有妈祖天后,没听说过有“河神”;剧里总说天津水患,为何总发大水;“小河神”郭得友是否真有其人……小说本是以“九河下梢天津卫,三道浮桥两道关。南门外叫海光寺,北门外是北大关。南门里是教军场,鼓楼炮台造中间。三个垛子四尊炮,黄牌电车去海关”完整的八句天津民谚开头——但对于现在追剧的年轻人甚至一些天津人来说,曾经的天津风物已经在记忆中模糊。

你知道吗,康熙御笔“封”天津“九河入海处”;鼓楼上本也有炮;天津卫有“河神”庙,传说故事还真不少;被百姓称为“河神”的人,还有一位冯耀先;“找不到人啊,去挂甲寺啊”这句玩笑话其实挺“沉重”;1917年、1939年和1963年,20世纪里天津有三次大水……两位年长的天津文史专家张显明、高伟以研究考据和亲身经历讲述了过去的天津风俗风光。

九河下梢天津卫 三道浮桥两道关 南门外叫海光寺 北门外是北大关 南门里是教军场 鼓楼炮台造中间 三个垛子四尊炮 黄牌电车去海关

康熙考据“九河下梢” “五河”警察管得宽

网剧《河神》开篇,看着水衣上绣着“五河”的“小河神”念叨着“九河下梢天津卫,三道浮桥两道关”,尤其是外地的观众就有点蒙了:天津,到底“几”河?张显明说,都“对”。

“天津其实是南运河、北运河、子牙河、大清河、永定河五河汇流入海。”张显明介绍,乾隆时期的《天津县志》中,有一篇康熙皇帝的文章《御制九河故道说》,其中说:“九河入海之处,在今天津之直沽。” 康熙从《禹贡》《尔雅》等古籍中引经据典出徒骇、太史、马颊、覆釜、胡苏、简、絜、钩盘、鬲津九个古老的河名,这实际上是与历史上黄河三次改道北上和天津的成陆有关。张显明表示,还有一种说法是依据三国时期的《水经》和《水经注》称“九河”为清、淇、漳、洹、滱、易、涞、濡、沽、滹沱同归于海,清是南运河,沽是北运河,洹是安阳河,涞是拒马河,滱是唐河,濡是滦河,这些河均从天津合流或分流入海。张显明说若是算上五河支流,数目更大,“九河也就取众多之意吧。”天津河道纵横,水患频繁,每年都有不少人死在河中,清朝就专门成立了捞尸队。张显明说,当时归水师营管,1912年以后,归入警察部门叫五河水上警察队了,标志并不是“五河”,而是有个五色的标志,“其实是取当时五色旗的意思。”常有句话叫“太平洋警察——管得宽”,“五河”还得负责税收、报关、船只检验等。到了天津解放以后,职责就更多了,张显明记得,由于很长一段时间里,很多渔民就住在船上,水上警察还负责给渔民发放渔民证,处理涉水案件、抢险救援。高伟说,过去海河有些“事故”也需要水上警察队来处理。高伟说,小时候看了不少水上警察和船上伙计抢救翻船的事。

在《天津县志》中明确记载了三道浮桥分别是康熙到雍正年间修建的西沽浮桥、钞关浮桥和盐关浮桥,张显明介绍,两道关也和浮桥有关,钞关和盐关,前者原叫务关,由户部管理,设在河西务,康熙四年迁到天津,因在北门外俗称北大关,这个浮桥俗称北浮桥。过去,海河东岸有大量存盐的盐坨,由盐关厅管理,官员孟衍周向上级申报在此建浮桥获准,又称之为“孟公桥”,河对岸为盐关厅,正名是盐关浮桥。1900年八国联军占领天津,将海河东岸全划为租界地,盐坨、盐关厅一律迁走,盐关浮桥之名停用。而因该浮桥位于东门外,人们习惯称之为“东浮桥”,后建成金汤桥。张显明说,天津不止三座浮桥,大多建于清末,但远不能和之前的三座浮桥相提并论。

百姓心里的河神是英雄 大王庙里的河神是蛇

有没有郭得友真实存在呢?《河神》作者天下霸唱说,天津老百姓口头曾称呼两位老水上警察冯耀先和郭得友为“河神”,“听后人说了不少前辈们的事迹。”郭得友去世早,冯耀先更为天津老百姓熟知。高伟回忆,冯耀先可是自己小时候心目中的英雄:“首先,是水性好。”有一阵全国游泳风气大盛,在1960年7月15日的《文汇报》头版,就登载了“天津一民警冯耀先,19个小时连续游泳76公里”的新闻,“关键是,作为警察,他在海河上救人无数,‘河神’之名是颂扬他的英雄之举。”郭得友和冯耀先都是让天津老百姓能真切感受、感动的“河神”。

不少天津观众说了,网剧中说天津老百姓也信仰河神,还有什么河神祭奠,可咱天津卫过去老百姓的民俗风俗中,似乎是妈祖天后啊,可没有什么河神之说。两位专家都坚定地说:有,但都不及妈祖信仰。张显明说,妈祖的海神信仰是随着海运由南方而来,元代至大直沽为枢纽,如今有天妃宫遗址。后来明代漕运兴盛,三岔河口为枢纽,根据当时明政府的敕封,妈祖已为天后了。高伟介绍,天津传说中天后宫妈祖娘娘坐镇海眼,所以“海神”妈祖又成为天津城的“保护神”,担负起保佑天津人家宅平安、健康长寿、生孩子拴娃娃等“责任”了。而真正的河神庙,是指位于原来南运河畔曾公祠旁的大王庙,“大王庙供的是河神,是蛇神。”高伟说,根据考据,“金龙四大王”是被封为河神的南宋抗元隐士谢绪。漕帮曾把“金龙四大王”奉为本帮的守护神,大王庙当作议事堂,“大运河所经各地均有大王庙。天津大王庙也是漕帮之地,庙前红灯挂起,就是漕帮聚会时。”高伟说,大王庙曾一度和娘娘宫齐名,后来成为天津赫赫有名的马大夫医院的前身,“袁世凯督直后,河北大王庙又被改作天津卫生工程总局,这是天津最早出现的卫生行政管理机构。”高伟说,这里后来还成为恶霸汉奸袁文会“安清道义会”所在地,1949年后一度成为学校、民居,“今已不存。”已故天津历史学家李世瑜讲过一个小故事:1939年天津大水,河道上漂来一条小蛇,有人拿盘子放在蛇面前,蛇盘在盘中,有人惊呼“这是‘金龙四大王’啊”,忙放在庙中供起。水势越来越大,不断有蛇在水中出现,也就没有再提供奉之事。张显明说,天津还有一座河神庙,供的也是“金龙四大王”,“在水西庄附近,因水西庄被称作芥园,庙又叫芥园庙。”庙有二门,一门正对河,竖有牌坊,船行到此可登岸而入;一门正对芥园道,行人由此进庙,“‘金龙四大王’在天津也曾被称作‘沽上神君’。”张显明说,龙王在天津更多是负担“雨神”之职责。干旱时,百姓就把龙王爷神像抬出来求雨,“还有个特别的仪式:过去老百姓求雨,举办三天花会,把龙王爷抬到玉皇阁,因为玉皇阁里玉皇大帝是龙王的上司,龙王要什么时候下雨,下多大的雨,不得玉皇大帝‘批准’么。”着实有趣。

“七下八上”的预报  去挂甲寺寻人的“玩笑”

水患——不管是小说还是网剧,《河神》都多次在这两个字上“做文章”,这也成为几位小侦探破奇案的重要着眼点之一,而这曾是天津历史的真实写照。

从1368年到1948年的五百八十年间共发生水灾387次,上个世纪,天津更是经历了1917年、1939年和1963年三次大水灾。天津地处海河流域下游,80%的地区处在大沽线以下,低洼的地势使得每年汛期一旦上游洪水暴发,顺着海河就会波及天津。“而且河道狭窄,一方面是上游汇合入海,一方面是海水涨潮倒灌。”过去说法是“潮不过三杨”,指潮水不过杨柳青、杨村和霸州杨芬港,但并不准确。在高伟的记忆中,在海河边遇“天文大潮”时,都能看到两股水系冲击的浪头,给水上运输、生活造成不少事故。“天津老百姓总结,大水多发生在‘七下八上’,就是7月下旬到8月上旬的雨季。”高伟手中,存有不少1917年和1939年天津大水时的老照片,1917年水患是子牙河、大清河、南北运河先后溃决导致的,“当时四面钟附近水深已达1米左右。”老照片和文献记载,大总统冯国璋特派平政院院长熊希龄督办救灾事宜,民间团体自发组织义卖活动,由于在天津的租界都受到了大水波及,各国也程度不同地参与了对水灾的救援。1939年的大水同样让人记忆深刻,张显明当时家住金钢桥一带,地势较高,“到了金汤桥那里,水面和桥面已经分不清了,被禁止通行。”这次大水的原因是1939年日本为了消灭抗日武装力量屡屡掘堤放水,使海河流域沿岸的防汛抗洪设施遭到了严重的破坏,夏季暴雨来袭,陈塘庄大堤决口,海河以南全部被淹,屋顶做饭成为灾时景象。1963年大水时,高伟参加保卫子牙河边八一面粉厂的“战斗”,“没日没夜吃住都在河堤上,保住工厂。”

过去有句玩笑:“找不到人啊,去挂甲寺啊”,其实是说,河里尸体最后都被冲到挂甲寺附近了,当年那里是一个海河大弯道,分叉多,尸体多挂在这里。高伟说,李鸿章的“大裤子兵”就曾修新开河,又在金钟河下游修河道,取道河东东淀从北塘入海,“三岔河口裁弯取直,到后来响应号召‘一定要根治海河’,1979年,根治海河的工程基本完成。挂甲寺在海河的位置也东西移位了。”天津再无水患,但由于种种原因,却一度成为“缺水城市”。

教军场 午炮台 黄牌电车  远去的天津城市生活

《河神》开篇,“九河下梢天津卫,三道浮桥两道关。南门外叫海光寺,北门外是北大关。南门里是教军场,鼓楼炮台造中间。三个垛子四尊炮,黄牌电车去海关。”前一半解释清楚也好理解,一半则说的是几乎消逝了的天津风物。现在红桥区还有一条教军场大街,根据《红桥区志》记载,教军场在卫城的东南,后来移到“西门外西北隅”,也就是如今人民医院的位置,是1491年明弘治四年天津道刘福修建的,作为军事重地天津重要的军事训练设施。清道光年间,天津在教军场大规模销毁鸦片,属林则徐虎门销烟之前天津最大的销烟场所,根据天津文史研究学者张诚的考证,1900年以后,按照《辛丑条约》的规定,津城二十里内不许驻兵,教军场也就废弃了,后被袁世凯改为游民习艺所,后又改为人们通称的“小西关监狱”。鼓楼炮台造中间,从地理位置上说,鼓楼居中毫无疑问,那炮台“造中间”又何解呢。老话中“天津卫三宗宝,鼓楼炮台铃铛阁”,有一种说法是,炮台是指大沽炮台,但更多的专家学者认为,这主要是说天津城里的景色,是在津城周围要地曾建有炮台七处,高伟说,当时取景有“七台环向”之说。鼓楼炮台,则是说天津曾实施“子午炮”和“闭城炮”的旧规,高伟介绍,李鸿章任直隶总督,把老城外的旧盐院衙门作为行辕,修订了“定时炮”报时制,以利百姓起居,百姓谓之“子午炮”。点炮的炮台最初设在镇署(鼓楼西北),后迁到府署(鼓楼东北),又因声音太响扰民,最后几经搬迁,到了李公祠前,修了一座“午炮台”。子午炮实际有三响:子时零点,午时的中午12点,还有一声在每日黎明,东方发亮之时,又称“亮炮”,“老百姓以此为终点。”掌控点炮的炮官据说月俸三百,有人讽刺:“大炮三声响,月费三百两。饥民城外躺,谁肯把他养。”黄牌电车则说的是天津在1906年之后,陆续开通的多条有轨电车,有白、红、黄、蓝、绿、花、紫等八牌电车,黄牌电车经北马路、东北角、东马路、东南角、中原公司、四面钟、劝业场,至天津海关(今赤峰道与大沽北路交口),这条路线基本经过了天津最繁华的地段,“坐电车逛劝业场”一度成为当时生活的时尚。1973年,天津有轨电车线路全部拆除。

《河神》受热捧,带来对过去天津生活的追忆,有苦涩有甜蜜,“这也是一个契机,让大家更了解天津的文化和历史。”接受采访的专家如是说。 

新报记者 单炜炜

田爽 本文来源:每日新报 责任编辑:田爽_TJ02
分享到:
跟贴0
参与0
发贴
为您推荐
  • 推荐
  • 娱乐
  • 体育
  • 财经
  • 时尚
  • 科技
  • 军事
  • 汽车
+ 加载更多新闻
×

18岁女孩被"相亲"对象诱骗囚禁数日 遭4人殴打轮

热点新闻

猜你喜欢

阅读下一篇

返回网易首页返回网易天津
用微信扫描二维码
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
x